首页  |  荣正新闻
郑培敏:新三板之未来——投资者进来、赌博者走开!

 

 

编者按:12月3日,“洪三板”主办的首届三板趴之投资人群英会在北京顺利举行。其中“洪三板”最早的天使投资人、荣正投资董事长郑培敏先生带来了主题为《三板之未来:投资者进来、赌博者走开》的精彩分享并成为当日大亮点。作为资本市场资深证券从业人士的郑培敏先生犀利的指出了A股与新三板的区别和机会。整个周末在关心三板的财经人群中,郑总的演讲被刷屏了,阅读浏览量仅次于其清华经管师兄刘主席的大白话,故今天特分享给大家。(本演讲实录由”洪三板“提供,本公号在此基础进行全面校对整理。)

 

 

 

▲▲▲▲▲▲▲▲▲▲▲▲▲▲▲▲▲▲▲▲▲▲▲▲▲▲▲▲▲▲▲▲▲▲▲▲▲▲▲▲▲▲▲▲▲▲▲▲▲▲▲▲▲▲▲▲▲▲▲▲▲▲▲

 

 

 

 

 

图1:郑培敏

 

今天也算是给我天使投资的“洪三板“站台,看到”洪三板“这两年发展得非常好。我记得创办”洪三板“应该是2014年5、6月。印象非常深的是2014年4月27日,在亚运村的国家会议中心,我个人第一次在一个论坛上讲新三板,而且请我的人是把我当股权激励专家的,给我5个分钟,而可能5个小时我想都可以发挥。当时我刚刚开始研究新三板,有一些自己的感悟,所以5分钟里面我2分钟讲股权激励,三分钟讲新三板。


以我过去18至20年A股证券从业的经历来讲,很多可以对新三板有启发的。今天新三板的数据不说了,已经接近一万家。做市、协议、基础层、创新层,在四类里面,一年前也替“洪三板“站台,在新世纪酒店。当时我说新三板大概处于A股的1999到2000年时代,当时做市家数已经有一千家。1999年A股就是在一千家左右,2000年左右A股刚刚有公募基金。我始终认为,并且继续认为,新三板上还是会有很多自我聪明的造假者,迟早会被一些自媒体和传统媒体报出来。


2002年A股“德隆“的崩盘,它对A股是一个利好。微信朋友圈现在可能正在刷的就是刘主席非常劲爆的话,一个市场的健康发展一定是让赌博者、投机者走开的。一年前我已经算是预测了新三板上可能也会有类”德隆“的公司垮台。我为什么刚才炫耀了一下我20多年的证券从业史上呢?我做了一个非常另类的投资,就叫法人股。我自己A股帐户里面已经关了15年了,我累计当了11家A股公司的独立董事。当董秘问我,郑总请查一下你的帐户,我说我不知道帐户。1993年在清华大学读本科的时候,我就是北京第二批异地股民。那时候要炒沪深的股票是异地开户。2001年、2002年我把所有的资金投了法人股,在做法人股生意里面有比较成功的,也有比较失败,比如”德隆“这样的公司。所以在赌新三板的,谁会是”德隆“,咱们拭目以待。

 

我来谈谈今天的A股,新三板的一年等于沪深交易所大概2--3年走的时间,因为有后发优势。

第一,洗洗更健康。

新三板的下跌,我觉得非常好。

第二,今日之新三板在宏观上相当于1990年、1991年的深圳。我们期待南巡讲话式的宏观爆发。我前两天在“新三板文学社“(见注)里说,咱们刘主席目前为止上任不到一周年,但还没有以正式的官方身份、以新华社报道的形式公开视察股转。是不是可以期待刘主席或者更高级别的领导来点燃新三板重拾上升热潮的场景。


第三,今日之新三板如2003年左右的沪深股市,经历了2024点的下跌。咱们从去年6月份以来的新三板的下跌,很痛苦,像2124到998,998点是2005年的7月份。我们期待什么?期待新三板上如A股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所带来的通过制度变革引发的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从998点上升到6000多点。我们现在差不多新三板就处于这么一个阶段,我们等着贵人去南巡,等着一场深层次的制度变革。


我2003年开始研究股权分权改革,当时很多民间人士在做股权分置的呐喊,非常像刚才的对话,就草根在那儿着急,中央的制定者不是不着急,他们比我们有素质,更淡定,他们看着我们这些民间的人士在那里呐喊。我相信这种呐喊的量变一定会积累到某个时点成为质变,成为我们某一种制度变革。


我来回顾一下,一年半前,我在国家会议中心新三板会上的老三观:新三板显然是证监会的第三个证券交易所,因为它属于证监会系统,可能跟上海张江股交中心、北京产权交易所有巨大的区别。它是以证券监管的理念,尽管这个是拆成100股在交易,虽然没有那么好散户流动性,但是它仍然有证券交易所的形态。新三板是事实上的注册制,完全市场化运行。


过去两年中间,整个证券市场比较时髦的几个关健词:注册制、战新板。我在去年7月份接受一家新三板自媒体的采访,应该说现在看来非常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就预测了,我说A股不可能有注册制,也不可能有战新板,因为它的散户群体特征决定了没有一个领导敢冒这个风险。


我们的新三板上,虽然没有喊我是注册制,我是战新板,我是真正的创业板,其实它就是。现在的创业板已经不是1999年成思危先生所希望打造的创业板,其实就是一个小主板,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从去年12月2日,在“洪三板“的上次论坛上,我说过了2015年7月22日,新三板的挂牌家数超过2800家之后,至少数量上超过了A股。因为A股在去年7月3日暂停Pre-IPO,因为股灾的原因。当然这2800家的市值可能不如一个中石油,但是明显数量上超过A股。很明显,去年8、9月份以后,明显加强了监管,也就是原来希望大家凑人气,谁都能进到这里开会,对不起,现在要设门槛。大家可能知道,挂牌条件有所提高,现在正在制定。


三板是真实经济的映射,我们现在实体经济很差,你不要指望新三板上的公司30%、50%的年年成长,95%的公司是没有投资价值的,这是一个理念的问题。我们在A股再烂的公司都有三、四十亿的市值,因为它要壳的价值,它可以亏损几千万、几十亿,它还值30个亿,新三板能行吗?我个人认为新三板的壳交易是一个伪市场。


新三板是真正的投资市,所以我的题目才说新三板的未来是真正的投资者进来,赌博者、投机者走开。我在新三板上挂牌前、挂牌后一共持有五个项目,我压根儿不看。因为我是一个PE思维,大家想想,如果PE投资我做了A轮、B轮,我看着企业慢慢成长就可以了,我在乎企业有交易吗?不在乎。新三板区别于沪深交易所,更接近于股权投资,更接近于企业的基本面驱动,而沪深交易所大部分股票跟基本面脱离的。我们刘主席在未来的任期中,解决这个问题是重中之重。


任何资本市场,沪深交易所也好,新三板也好,资本市场就是两类角色:买方和卖方,像我们这些中介机构,做股权激励咨询,洪三板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都是配角的。主角男一号、女一号,分别是投资方(买方)和融资方(卖方)。新三板挂牌企业显然是融资方,从融资角度来讲,我建议所有我投资的企业,你融完A轮,有24个月的完整财务记录的,不管你亏损、盈利,挂新三板,挂了之后我非常的轻松。作为投资者我对它的监管成本低了,我不需要提醒他你在4月30日之前给我报表,它自动就要挂到网上,所以我从来不跟他们要报表,自然要披露。你成为公开公司,原来融资要通过清科、投中等很多公司,现在你挂在上面,自然有聪明的机构投资者、专业投资者发现,是金子一定会发光。当你完全是Private的公司,你的融资效率和融资价格都是低的。我做过一个不太准确的统计,挂新三板后,大概平均效率可以提高50%,原来要6个月完成融资,现在就3个月,融资价格平均大概可以提高20%--50%。因为流动性、透明度带来的公司治理溢价会体现在公司里面。至于有的公司为什么没有融到资,为什么没有交易?你算老几,你自己掂量一下自己值钱吗?


我记得布娜新说过,很多公司没有市值。咱们很多新三板公司的董事长自己在想我值几个亿,基本上是垃圾,但是这一堆垃圾里面有5%的黄金,我们要发掘黄金、找到垃圾堆里面的戒指。新三板90%的企业一定是僵尸。


从买方来说,二级市场,如果是沪深交易所,做投机的、看K线图的买方,就不要进入这个市场这个市场流动性差,不能连续交易,投资者交易门槛很高,但是如果作为VC、PE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非常好,越来越多的像红杉等大投资者,以前要靠投资经理参加各种会,看PPT,现在你融完A轮,自然他们会把你放在它关注的目标池里面来发现你,所以找项目的效率提高了。对项目的监管,对我投完项目的监管成本降低了,所以我认为现在是非常好的市场。新三板要搞好,应该大力在VC、PE圈里面推广,而不像证券营业部散户里面推广新三板如何好。


对于VC、PE退出,我忘了哪个专家也说过,他投了新三板企业,他也没有指望在新三板去退出,因为这种流动性是差的,因为没有韭菜可割,大家还是需要企业内在的成长支撑它价格的提高。


开心麻花今年1月份的定增50亿市值,最近做了两次协议转让,55亿市值成交了,好几天都在新三板当日成交最大,因为它卖1%就是5500万的交易了,还是要靠企业的价值。


因此三板对挂牌企业本身的好处,总体上是大于对它的VC、PE股东好处的。我认为新三板是一个公开的PE市场,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流通股可以交易的市场,实际上是创造性的实现了股权众筹。有嘉宾讲到,你500万开户,你买一个企业可以只花5万,实际上是股权众筹,如果你做小额快速融资,我定增也不指望一下拿5000万、1个亿,我拿一千万还是可以拿到的,如果你有真正的内在价值。


中国A股有26年的时间,但是这26年非常的悲哀,因为吴敬琏老师在1999年说的话,现在仍然存在,这是一个赌场,我们误把一个赌场当资本市场,我们误把杭州当汴州了,我们的产业、宏观经济的增长我们不需要赌场,我们需要资本市场,现在沪深交易所不是市场。


包括一些公募基金,钱很多,但实际上也是散户思维的,由于他们在A股里面主导,所以不可能用注册制、战新板。由于这样的数字和结构,决定了它的投机性、流动性很好。中国的A股换手率是全世界最高的,我们新三板的换手率跟纳斯达克差不多,这是真正的资本市场。


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玩了26年,我们不知道华尔街长什么样子,我们不要把赌场当资本市场,我们如果真正爱护它的话,我对新三板降投资的门槛,我既不是说极端说不降,也不是另外一个极端降到100万,我觉得应该选择性的、渐进式的降。协议转让层就是500万不用降,创新层可以考虑降。也许未来两三年中还会出现精选层了,企业质地更高了,公司治理更好了,监管更严格了,可以采用类似A股净价交易的方式,但还是要设门槛。我们绝不能让老大爷、老大妈打着毛线就这样买新三板,绝对不能这样,这样就把新三板毁了,我们A股就是这么被毁掉的。


我们现在的A股是一个畸形的市场,是一个“有计划“的市场。IPO 23倍的市盈率,所以出现的无风险的打新,然后出现了IPO开盘之后10到20个连续涨停板,如果这是华尔街,给它定价的投行是要炒掉的,中国的券商应该以此为耻辱,但这又不是它的责任。


最近我看到我的师兄,证监会的一正两副,刘主席、李主席,方主席。刚才主持人介绍我是清华经管上海校友会的秘书长会长,方星海做了我们7年的会长。他们现在11月份开了4次IPO的发审核会,放了4批批文,每周一发,很好,这就是渐进式的推进注册制,我认为两年之后在时间上应该就是注册制了,就是“即报即审“;但是发行价上两年之内不会放开,恐怕还会有一个窗口指导。大家想象一下新三板,如果你要再融资,有任何一个股转系统的监管员告诉你对不起你不能超23倍吗?卖多少,你跟投资者协商,讨价还价,这是市场。大家想象什么是市场,什么是自由市场。买者自负,你愿意花50倍市盈率买,如果套住了,自己认倒霉,所以新三板有一点特别好,去年指数跌到现在,目前至少我没有看到有群体事件。但是A股这样的事件很多,2007年南航权证让很多散户赔了钱,就去证监会拉横幅,完全不负责任,赔钱了就怪证监会,赚钱了就老婆孩子热炕头,没有风险意识。尽管证监会的第一条就是把保护投资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证监会没有责任,什么投资者教育也没用。


我觉得去年的A股股灾非常好,也是洗洗更健康,让大家觉得像刚才冯志说的,投资是有风险的,投资损失了自己担,自己打掉往肚子里咽。我做了10年股权投资,我也投过5家企业是破产的,我虽然有长城影视40倍、开心麻花20倍这样的业绩,我也有5家以上的破产企业,也有卷钱跑路的企业,我跟谁说,自己往肚子里面咽。


另外A股要稀释25%,新三板融资则可以渐进式的,稀释3%、5%都可以,再融资效率高于沪深交易所,现在IPO最近开闸,再融资都得让路,定增的批文最近很少,而且可能要改变定增。而新三板非常好,当然前提是企业治理好,自己长得好,身体健康。所以我认为沪深交易所就是老城区,就是计划经济的老工业基地,如果它不做真正的内在机制的改革,振兴东北是扯淡,必须给东北植入市场化的基因,它才有救,它可以成为北方的深圳、北方的珠海、北方的厦门,如果还是原来的管理思路没有希望。


新三板成立时它就是草根的,它就像秀水路市场,就像深圳的电子市场,非常的自由,它是开发区,有经济活力,有活力才可以创造出“大疆“等这样的企业。大家想象一下,计划工业、老工业基地,出来的所谓国家的工业长子又怎么样呢?要亏起来还是把国家财政亏的底调。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市场的力量。


我今天的主题就是我们谈投资,不要忘记初心。你认定自己是一个投资者,你进来玩,就要有耐心。我2001、2002年买的法人股,我也熬了5年,到2006、2007年股权改革才兑现,赚了几十倍,挺好,我为什么一个月要挣5倍、3倍,没有门的事,本身都在做梦。


作为卖方就是想挂牌的企业,或者已挂牌的企业,你想我挂牌,变成一个壳,能卖两千万,看你走不走狗屎运,如果你把壳卖了两千万,我祝贺你在西单、在王府井捡了一个钱包。


真正的实业创业者、企业家,未来要成为新三板上的Facebook和谷歌的企业,一定不是带着投机理念来新三板上蒙别人的定增,把别人套进来,一定是把企业商业模式做好,管理做好,然后它既然会有估值,会有红杉、洪泰、荣正等等发现你。当然我们要学会跟资本沟通,在互联网平台上要曝光,要学会用资本市场喜闻乐见的语言来表达你的业务,而不能说酒香在巷子深的地方。你还要会说话、会做广告,前提是你的酒要好,如果酒是假冒伪劣的,投资者买了,可能下次他不买了,如果是造假的可能还要进监狱。


你看刘主席今天上午在基金业协会的讲话,那是会把刑罚搞得很高的,不要以为新三板造假不入刑,一样是入刑。所以这些创业中的挂牌企业的投机者,我认为明年退市一千家非常好,赶快自己退吧,别稽查大队上门再被动地退。

 

说两个应景的话题:

第一,转板IPO:现在申报,尽管刘主席已经提高速度了,大家想一下,大概也要两年,江苏中旗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接近20--22个月,它是IPO排队周期中比较偏快的,平均可能要24--36个月,慢得要4年多,中旗很幸运,我们误把这个当成规律,当做正态分布均值来做研究,我不认为转板IPO会是一个好投资。


     第二,迁址贫困区的问题证监会没有那么傻,公司经营在国贸大厦,把注册地迁到某一个贫困区去会让你过吗?我个人认为,凭我对几位领导的了解,这种小聪明就不要耍了,会有这种政策空子让你钻吗?太低估了我们现在清华经管学院毕业的一正两副主席的智商了。

 

谢谢大家!

 


 

注释:演讲开头部分郑培敏先生所提到的”新三板文学社“是一群新三板老笔友自动发起的正能量组织,下图为部分成员在本次三板趴的合影。

 


 

图2:部分新三板文学社成员在三板趴的合影顺序依次是(左起):宣继涛、周运南、大胡、曹水水、布娜新、李颖、崔彦军、张可亮、马起华。

                       


[发布于2016年12月22日 9:51:22]
-->点击返回
2019彩图300tk历史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