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本季刊

“非公开发行股份”减持新政是否适用于激励股? 

 

文 / 荣正咨询资深合伙人 方攀峰

 

 

特别提示:下文是荣正咨询对减持新政涉及股权激励方面分歧认定内容的独立分析、判断,仅供交流探讨之用,不代表政策制定方的官方意见。

 

 

       2017年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沪、深证券交易所相继发布了实施细则(以下统称“新政”)。新政发布后,很多上市公司前来咨询政策对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的影响,此文站在专业咨询机构的角度对大家关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解读,也希望对政策制定者能提供些参考。


       目前,向激励对象定向发行普通股是A股上市公司限制性股票及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标的股票主要来源(以下统称“激励股”)。新政规定,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在股份限售期届满后 12 个月内减持数量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 1%,且减持比例不得超过持股数量的50%。新政对“非公开发行股份”减持股东的身份性质没有作出具体规定,普通激励对象(非董事、高管)参与股权激励获得的股份适否属于新政认定的“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呢?


     
由于证监会政策对单个激励对象授予激励权益总数有1%股比限制,具体而言上市公司担心的是“减持比例不得超过持股数量的50%”是否适用于股权激励股份。按照现行的政策和实践,对于普通激励对象而言,其成功解锁的限制性股票和期权行权股份均能自主减持,没有特点时间周期和比例的限制。从新政出台的背景、现行法规和操作时间三个方面考虑,荣正咨询认为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形成的股份不属于新政规定的范畴。

 

 

一、新政出台的背景并非针对激励股

 

      根据证监会、交易所对外口径,新政主要针对上市公司股东集中减持、股东和相关主体利用“高送转”配合减持、利用大宗交易过桥减持等行为。在目前股市低迷的背景下,以上减持行为对市场的负面影响更为突出,监管层出台规范政策有其迫切性。从减持政策的连续性看,大小非及董监高始终是重点的监管对象,主要源于其持股量大、具有内部信息优势、减持负面影响较大。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的人员范围少则几十人,多则几千人,单个普通激励对象被授予激励权益数量是很小的,这些权益一般还设置3年左右分期解锁或行权,不同激励对象减持的时间点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另外,普通激励对象区别于董监高人员,没有内幕信息的优势,减持无需履行特定信息披露义务,对市场预期影响较小。
所以,普通激励对象获得的激励股份在减持时本身具有“散户”的特性,纳入监管的必要性并不充分。


      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需要设置业绩考核条件,并对激励对象个人在职情况和绩效表现有强制性要求,实行分年考核、分批解锁/行权机制,
股权激励计划本身具备中长期及分期的特点,再增加权益的锁定要求本身也是不科学的。

 

 

二、激励股与“非公开发行”有明显的区别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规定,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向激励对象发行股份、回购本公司股份或其他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作为标的股份的来源。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草案中对激励股份的来源会有明确描述,除回购股份外,一般股权来源的表述为“向激励对象定向发行公司 A 股普通股股票”。


       证监会出台的《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对“非公开发行”有具体定义,指上市公司采用非公开方式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行为。
实施股权激励计划需要向特定激励对象发行股票,属于非公开方式,所以与“非公开发行”的形式较为相似,但政策的适用性却差异巨大,不能将实施股权激励的“定向发行”等同于“非公开发行”。


       下表列举了激励股与非公开发行股份在政策和实践层面的主要不同点:

 

 

      可以看出,在诸多重大要素方面两者存在明显的差别,从法律法规的适用性而言,“非公开发行”方面的规定是不适用于股权激励的,新政“股东减持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应该是指狭义的按照《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形成的受限股。

 

 

三、新政规定不符合股权激励实践要求

 

       虽然已经有上面的分析意见,我们也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新政真的适用于激励股会如何呢?毕竟我们也不是政策的制定者,又没有官方的解释权,只能再站在实操的层面给大家分析一下可操作性。


       首先,会增加限制性股票的锁定期和期权收益兑现的时间,很大程度降低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激励性和吸引力,可能导致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失灵;其次,对激励权益公允价值认定、股份支付费用摊销、激励收益所得税认定、办理股份登记和限售等一系列操作需要进行配套政策调整;最后,部分上市公司转向回购股份进行激励加以规避,这对上市公司现金流有较大的影响,会提高实施股权激励的门槛和成本。


       目前已经有近千家上市公司公告过股权激励计划,绝大部分还在有效期内,将激励股纳入新政监管范畴影响范围较大,操作难度也可想而知。
所以,从股权激励现行的政策规定和实践情况考虑,新政对“非公开发行”股份的认定确实不符合激励股的性质。


       
综上,我们认为对“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减持新政不适用于激励股,普通激励对象减持激励股不在新政规范之列。但上市公司因实施股权激励而导致董事、高管人员持有的激励股份适用于新政“董监高”减持的规定,且此部分股份亦不属于新政规定的“特定股份”。荣正咨询同时也在与监管层交流沟通此方面的问题,争取我们的意见能 获得监管层的认可,给上市公司一个明确的政策预期。

 

 

 

2019彩图300tk历史图库